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六合开奖现场 >
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
发布时间:2019-09-04

  片刻后,200多丧尸很快被消灭了,起初只有100来只陆续又赶来了100多只,暂时平静了,收拾停当,一起进入了这栋400平左右的别墅,能在临江别墅区买的起一栋这样的别墅。

  逸凡绝不相信,周鑫所说的他爸做点小买卖的说法,不过他不说,逸凡也不会多问,毕竟现在都已经末世了,钱财等身外之物已经不再那么重要,唯有力量才是安身立命之本。

  众人陆续进入了别墅中,进门是一个大型客厅,真皮沙发,木质家具,装点的很有格调,在大厅并没有见到强子,眼镜和周鑫,逸凡叫众人去客厅沙发上休息片刻,自己上楼去了。

  客厅往里边走是一个方型餐桌,里边有间小屋,估计就是厨房了,餐桌左手边就是上楼的楼梯,上到二楼,左边有一间小卧室,逸凡听到里面传来说话声和哭泣声。

  逸凡推门走了进去,只见周鑫抱着一个15-16岁的正在哭泣的女孩,面容与周鑫有几分相似,眼镜,强子一脸肃穆的站在一旁,气氛似乎很沉重,逸凡推开了门,并没有说话,只是用眼神示意眼镜和强子都出来。

  眼镜,强子也是立即走了出来并带上了门,见他们都出来了逸凡拉着他们来到露台,有些紧张的问道:“什么情况,感觉气氛不对啊?周鑫的父母出事了,还是他父母不在?”

  眼镜没有说话,强子有些深沉的道:“灾难爆发时,周鑫他们家做饭阿姨异变成了丧尸,周鑫的母亲与那阿姨搏斗,并且杀死了异变成丧尸的做饭阿姨,可是自己也被咬伤了。

  再后来,周鑫的父亲和周鑫的妹妹下来吃早饭,发现外面的如地狱般的景象,然後周妈那时候已经异变成了丧尸,从厨房冲了出来,通过一番搏斗,周爸泪眼迷蒙的杀死了已经异变的周妈。

  但是他自己也同样受伤了,他看见过周妈疯狂时的状态,他害怕自己到时候也会控制不住自己,为了不伤害到周乐,周爸交代了周鑫的妹妹--周乐一番话之后,就毅然走出了家门,并把门全部锁好。自己却是走向了如地狱一般的家门外。”

  “哎.............”逸凡听强子说完后,长叹了一口气,三人都不在说话,逸凡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,递给了眼镜强子各一只,自己也点然一支,三人各自沉默着抽着烟。

  片刻后逸凡丢掉已经烧到烟头的香烟道:“振作起来吧,我们还有很远的路要走。”说完径直往周鑫那屋走去。

  再次推开门,周鑫已经没有再抱着周乐了,周乐此时也没有在哭泣了,逸凡道:“周鑫,我们该走了。”

  周鑫眼睛也是红红的,道:“凡哥,等我一下,我去我房间找一件东西,你帮我照看一下我妹妹。”

  逸凡不是一个会安慰人的家伙,所以他现在有点伤神,想说几句什么话来安抚一下眼前这个正在青春叛逆期的女孩,最终却是张了张口什么都没又说出来。

  逸凡点了点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,片刻间周鑫已经过来了,眼镜和强子也跟在了身后,此时周鑫背后居然背着一把巨大古朴的反曲弓,腰间挂着一个箭壶,里面有半壶铁质羽箭。

  待他们走近了,逸凡仔细一看,好家伙这弓有半人多高,做工很精细,弓臂粗壮,弓身雕刻精致,看不出什么材质,但是一看就不是现代工艺,这是一把真正的古弓。

  周鑫点了点头道:“是的,这是我爸收藏的第一把弓,也是唯一把正宗的古物,这把弓很沉,也是一张强弓,我以前用尽全力只能拉开三分之一。”

  当逸凡等人来到楼下时,众人只看到周鑫身后跟了一个15-16岁的女孩,而强子,眼镜,逸凡,周鑫等人身上的气氛都有些沉重,而且貌似没有看到周鑫的父母家人下楼,众人也都能猜出个大概了,没人再问不合时宜的问题。

  逸凡开口道:“我们原路返回,路上都给我利索点,不要节外生枝。”逸凡带头走了出来,别墅门外几只游荡的过来的丧尸,很快被逸凡身边的菲娜一剑一只干净利落的砍飞了脑袋,逸凡有叫上众人,叫他们看着自己是怎么接线点火的,这东西很简单好学,众人以前也在电视,电影里见过,一看就都会了。

  走在最后周鑫,转头看看了这个自己生活了10多年的地方,淡淡的叹了口气,转身走了出来。

  众人都已经上车了,发动机的轰鸣声很快就会引来丧尸,他也迅速的带着周乐钻入了眼镜的车里.............

  众人如来时一般驱车在明心路上狂奔,很快就回到了超市门前小广场,逸凡并没有停车,而是开上了不宽的石仔路上,还好这路虽然不宽却是也刚够一辆车行驶,逸凡领着众人直接把车开到的食堂的外面。

  发动机的轰鸣声,还是引来了不少丧尸往这边赶来,不过逸凡等人不加理会,张亮,汪洋听到外面的汽车声,立即安排人把门拉开,逸凡等人则是迅速的走进了食堂,把门关了起来,一会后,只听到外面砰...砰砰砰的丧尸拍门声。

  回到食堂后,逸凡和张亮等人交代一番就直接拉着菲娜往5楼去了,上楼前再次交代眼镜,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不要来找他,和张亮等人商榷着办了就是。

  从末世爆发当天凌晨到现在,逸凡都没有真正好好休息过,而此时他也不是去5楼休息的。

  逸凡和菲娜坐在包间里,逸凡示意菲娜把门关上,从天岩指环中拿出了两本功法,一本是《天岩炼体大典》,一本是《风之剑典》,逸凡知道菲娜看不懂这《风之剑典》,迅速浏览了风之剑典的前篇,以精神留影的方式,传给了菲娜。

  菲娜知道这功法的宝贵,因为逸凡和他讲过,却不想逸凡现在就教给她了,不由得含情脉脉的看了逸凡好一会儿。

  看的逸凡都心痒痒的,心中一时之间竟然心猿马意了起来:”是不是现在马上就把这可人的小绵羊先吃了“,最后还是放下这个绯色念头,淡淡笑了笑,现在还不是享乐的时候。

  自己也是沉心静气,压下小腹处蠢蠢欲动的小逸凡,打开了《天岩炼体大典》,翻开第一页,一个巨大的岩字,这个字颇为奇特,逸凡初一看像是一块石头,再看时却又像一培黄土,再看之下像一座岩山,一字之感,给人一种颇为奇特的感觉,仿佛这一个字千变万化,不似岩,却又和岩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  在刚刚与铁皮尸的战斗中,逸凡觉得自己一点都没有发挥出自己身为这所谓的岩系力量,应有的特点,在逸凡心中岩系,不就是岩石吗?那岩石又能干嘛呢?刚刚看了那一个岩字就给了逸凡一点启发。

  岩,也可以由土来沉寂而成,而土则是岩石经过漫长岁月,风蚀,水蚀作用将岩石风化堆积变成土壤。按照华夏五行的理论,金又是孕于石中,需要隐藏在石里,依附着山,津润而生,聚土成山,有山必生石,所以土生金,那么这样的话,是不是就可以理解为,岩属性可以拓展为,土属性和金属性,是优于他两的一种强大属性,因为这岩系属性既有金之锋锐又有土之厚重,实在是一种强大非凡的属性,就像雷,既有火系的炙热高温,又有风一般的速度。

  想到就做到,逸凡手往包厢的墙上一按,运用岩力按到一块砖石上,岩力包裹住砖石,逸凡尝试改变他的形态,一块方型砖石,在一阵蓝芒中慢慢变成了一个尖锥形状,逸凡手中蓝芒一送,“嗤...........”暗红色尖锥已经穿破墙壁,在墙上留下一个溜圆的窟窿,飞射出去。逸凡的嘴角不由得浮现一抹轻笑。

  再次坐下,低头开始翻阅《天岩炼体大典》的前篇,炼体初篇,纳岩之精华,锻体之皮肉,开篇就这一句短信,之后就是具体操作,寻符合练功的奇石,纳取它们的岩之精华,然後融入自身的身体中,这种练法,特别痛苦,有切肤之痛。

  上篇,皮肉篇,可用之奇石,下面更是举出一些比较好用的浇练皮肉的奇特岩石.......

  下面是密密麻麻的介绍,甚至还带有图文,其中逸凡,看到的无瑕石,逸凡怎么越看越觉得,这不是地球上的钻石一个样子吗?

  逸凡决定试试,在空间戒指中,好一番翻找,终于找到了不少的龙须岩,逸凡拿出来一根,一看,物如其名,这石头确实像某种生物的胡须一般,色泽金黄,如同琥珀一般。

  逸凡按了按,发现这石头硬度很一般,逸凡虽然用了不小的力气,但这根石头也是被按的变了形,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原样,逸凡又试着拉扯了一番,发现这东西弹力惊人,居然可以拉的很长,但是还是会极快的收缩回去,就像一条皮筋,逸凡颇为感慨的想着,这异世界还真是千奇百怪,居然能孕育这样奇特的岩石。

  这次逸凡不再瞎折腾了,手上蓝芒萦绕,那龙须岩,却是在片刻间已经变成了一堆无用的粉末,岩之精已经被逸凡抽取,逸凡按照功法上的行功图,引导那一滴金黄色的滴液在身体中流转,不过两个周天,那一滴金黄色,已经全部融入到身体的皮肉中。

  逸凡苦笑的看了看坐在旁边沉心静气的菲娜,此时他以是大汗一场,脸色有些许苍白,刚刚那滴龙须岩精华在体内运转时,那种痛苦,犹如千刀万剐一般,逸凡一直咬牙苦撑,生怕惊扰了菲娜。

  此时岩力运转全身,用手指按了按自己的皮肤,似乎是教之前,坚韧了一些,但是并不是很明显,典籍上有注解,练至大成,全身可萦绕一层晶莹剔透的光膜,可增长身体力量与敏捷,逸凡也感觉到了力量的提升,不过在逸凡变态的力量基数下显得不那么明显。抓码王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